出品| 云副总裁吴祖榕表示。

作为腾讯会议的负责人,吴祖榕见证了平台用户暴增的高光时刻,也经历了业务猛增重压下的技术大考,现在到了如何应对未来这场战争的节点上。守住核心、破除边界,是任何一个视频会议产品都正面临的生死考验。

 “现在,你会发现腾讯会议的会议管控能力非常强。”吴祖榕表示。

超强的服务器、带宽的资源调度能力、实时音视频能力是疫情初期考验视频会议产品的重要的因素,但疫情期间,腾讯会议还创了下100天更新迭代20多个版本的记录,腾讯会议国际版也快速上线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顺带还拿下了联合国、广交会的项目需求……这些战绩可能不仅仅只是扩容就解决的了。

另一个角度讲,无论哪个行业都有沟通的需求,只不过不同行业沟通的频率不同,对成本的敏感性也不同。

但未来,相比于服务C端导流而来的消费级用户以保证一定的市场高占有率,为具备IT付费能力和付费意愿的企业组织服务,才是腾讯会议接下来想要明确的事情。

这其实很清楚地传递了当下使用视频会议高价值人群可能存在的特征:对云产品本身更为认可,对视频开会的需求更为明确,以及初步具备稳定的开会诉求。

为此,腾讯会议多次版本优化的前前后后,可能使用者本身未必能感受到,却也是基于大量用户需求和使用习惯综合给出的方案。

收获超千万日活后,开放的腾讯会议,也在和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探索行业解决方案。据了解,腾讯会议已经联合6000多家伙伴提供了超过90个细分行业解决方案,以满足各行业的应用需求和发展。

2丨马布里将微博头像换成钟南山院士

腾讯会议最早是在腾讯内部开始使用,上线后能以如此迅猛的方式推广,离不开与微信、企业微信等成熟产品的连接。这与国内偏社交化的使用习惯有很大关系,基于持有海量用户的微信端接入,如小程序入会、微信登陆注册等,在设计与使用习惯上,很大程度上契合了国内用户的诉求。

从ToC到ToB,向企业收费没有那么难

再比如,很多情况下,参会者不愿意开摄像头,这也让视频会议缺失了线下面对面交流的氛围,所以尽管开发资源非常紧张,腾讯会议还是在上线之初就做出了美颜、虚拟背景等功能,降低参会者开视频的心理负担。

据央视新闻,近期发布的联合国《2020年全球电子废弃物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产生了创纪录的5360万吨电子废弃物,短短5年内增长21%。报告预测,到2030年全球电子废弃物将达7400万吨,16年间几乎翻一番。这使得电子废弃物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生活垃圾,其主要原因是电气和电子设备消耗率提高、生命周期短以及维修选择少。

也正是因为如此,吴祖榕仍会觉得颇有压力,但这个压力可能更大是不是来自与外部,而是内部。

据了解,腾讯会议已经服务了不少高校、500强企业、大型国企,他们最典型的一个诉求就是如何跟企业账号打通,更好地透视企业会议管理效率。

据吴祖榕观察,过去的会议可能时间都比较短,现在长时间的会议越来越稳定,从正在灰度测试的企业版来看,用户的数据等各方面在良性增长。毕竟企业版具备与企业IT环境中工具的打通功能,这点是非常受用户关注的。

现在,很多企业用户找到腾讯会议,希望提供收费版本。

“现在可以做的、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如何用最好的体验满足最好的场景,能够做到取舍其实是一个蛮重要的事情。比如,真正把我们好的开发资源、产品设计资源投入到我们觉得重要的产品中;做好产品设计,既能标准化地服务好大部分的场景,又能提供更丰富的API接入合作伙伴;如何将渠道代理商的体系培育好,让生态中的所有环节因腾讯会议有一个持续健康的发展……这些其实都是我们压力的来源。”

央视新闻7月4日消息,当天,由全国工会职工书屋建设领导小组和全国总工会宣传教育部指导,广东省总工会和中国工人出版社联合主办的“中国梦·劳动美——决胜小康 奋斗有我”全国职工主题阅读首场活动在广东东莞举行。打工之余沉浸图书馆十二年的东莞农民工吴桂春被聘为“职工书屋公益代言人”。

就连80岁的老爷爷也在用视频会议

在吴祖榕看来,腾讯会议经常面临的取舍在于,有太多优秀的算法都想集成进来,但算法就意味着消耗CPU、耗电,这时,就会发现好的技术在落地中是一个综合性的取舍:在于要对全网所有用户的实际情况有更加丰富的感知,对海量用户音视频通话调优有长期的技术积累,对音视频编解码网络传输的标准有布局和投入。

这也意味着腾讯会议在破除从C端到B端的边界时还需要太多的努力。

这个可能在目前看来是极个别的用户案例,但实际上,无论是社交还是办公场景,沟通一直是刚需,实时音视频能力的提升让组织一场视频会议的门槛在不断降低,也让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沟通模式有了更高的提升。

3丨东莞图书馆留言农民工新身份:职工书屋公益代言人

吴祖榕认为,关于用户留存和活跃,目前整体指标还是比较健康的。尽管用户使用的频率相对下滑了,但用户使用的时长在增加,用户规模也在增长。

“我们最初确实也没有想到能服务这样体量的用户,但你会发现,会议是一个要求非常高频的场景,对音视频的稳定性、实时性,以及安全方面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其实云会议产品对于供给侧的要求还是挺高的,如何基于云计算,将软件和硬件连接在一起,需要平台有自己的担当。”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向企业收费模式需要探索,但起步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难。比如,云端的录制和存储这个需要就比较常见,也是增值服务的方向之一。”

然而,问题在于,因国内疫情得到了快速有效控制,线下的作业方式得以恢复,这也让在线视频会议的使用频率相较3、4月份明显下滑,首先影响到的莫过于靠免费方式快速积累的这波用户。

腾讯会议最早并没有设计“会议参与人数统计”的功能,开一场会,开完即走,但很多会议场合是正式且重要的,对于主持人/举办方来讲,就需要明确这一人数,为此,团队调研了大量用户反馈,共性的需求会首先立项并落地到功能里。

值得一提的是,3月底,腾讯会议对外开放了API,方便企业或开发者二次开发,提供预定会议、修改会议、取消会议、查询会议等功能定制,这一举动也促进了腾讯会议在云签约、云答辩、云招聘等各类场景中的拓展。

类似这样的需求可能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疫情期间的视频会议有多疯狂?先看一组数字:2月,年后复工的最初一个月里,全国上千万企业、近2亿人同时在家办公,1亿学生集体在线听课。

“好的技术只是单点的优势,一个真正的优势是复合的,需要全部领域的积累。”

吴祖榕还观察到,比如在线教学,会非常关注稳定性,使用量也很大;车企行业,造一辆车意味着会有供应链上下游成百上千个供应商,挨个沟通开会的话成本会很高;还有金融保险行业,涉及了大量培训活动的晨会沟通等等,都比较常见。

“对于企业而言,其实免费版本对他们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觉得用得不踏实,希望提供收费版本,这样就会有持续的保障和契约。”

多数视频会议产品的流量几乎都是从此刻迎来了一轮小爆发,上线不足两个月,腾讯会议日活已过千万。

正如上文提及的视频面试,疫情期间火爆一时,对面试环境的要求甚重,音视频智能降噪、美颜、虚拟背景等功能有利于提升面试双方的专注性。

据会议有机会得以很快摸清市场对产品的需求,那么下一步,从完善产品生态,提升用户活跃度,到关注客户成功,并且能够跟其业务逻辑进行更深层次的集成和开放,是腾讯会议即将演进和突破的方向。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有时,技术只是单点的优势

“我们甚至还看到一位80多岁的老爷爷也在了解到腾讯会议后,也主动要求使用我们的软件,组建一场线上的战友聚会。”

4丨2030年全球电子废弃物将达7400万吨

3日晚钟南山院士及夫人李少芬“空降”广东东莞篮球中心观看CBA比赛。钟南山坦言因受疫情影响大家对精神文化的需求非常迫切,CBA的复赛也为中超开了个好头。姚明透露6月20日CBA顺利重启这背后也有钟南山院士的功劳。在仪式最后姚明送给钟院士夫妇两件36号球衣,原因是两位老人均为1936年出生。《每日经济新闻》注意到,而北控主帅马布里将自己的微博头像换成了钟南山院士手持36号球衣的照片。

 “场景太多了,可能定制了A就定制不了B,我更希望打造会议标品与垂直行业的解决方案商之间的合作。最近我们投入很大精力在API和SDK,就是希望将更多接口开放出来,留给ISV做更多的定制。”

关注AI+企业服务,新闻爆料或寻求报道,欢迎添加作者微信交流:15135116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