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北京互联网法院微信公号9月26日披露,某网络热播剧公开使用了黄某实名购买的手机号码,导致黄某频繁遭受陌生电话及微信好友验证通知的侵扰,黄某以该剧的制作方A公司与B公司侵害其隐私权为由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宣判,认定涉案手机号码被涉案网剧不当披露,造成了黄某私人生活安宁被侵扰,超出了合理容忍的限度,对此制作方主观上存在过错,构成对黄某隐私权的侵害。

二被告该网剧制作方:网剧使用涉案手机号码属于合理使用,且已及时对画面进行处理,不存在过失。

综上,涉案手机号码被涉案网剧不当披露,造成了黄某私人生活安宁被侵扰,超出了合理容忍的限度,对此制作方主观上存在过错,构成对黄某隐私权的侵害。

还有记者问:脸书、推特、Whatsapp,Zoom等社交网络公司称,由于香港国安法的实施,他们不会向特区政府提供用户数据。根据香港国安法,上述公司的行为是否会被视作违法?中方对相关公司的表态有何回应?香港国安法通过会对香港产生什么影响?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通常认为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另一方面是自然人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将私人生活安宁纳入隐私权制度保护,符合目前司法惯例,而且在立法上也得到即将实施的民法典的肯定。私人生活安宁是指自然人维持安稳宁静的生活状态、排斥他人不当侵扰的权利。维持安稳宁静的生活状态既包括不受他人通过电话、社交应用软件等进行的侵扰,也包括不必陷于明显的被侵扰的危险中。就私人生活安宁来说,在判断是否构成侵害隐私权时,应考量其个人生活状态是否有因被诉行为介入而产生变化,以及该变化是否对个人生活安宁造成一定程度的侵扰。一般而言,需要依据社会习俗、一般理性人的感受标准等因素进行判断,同时也要结合案件的具体场景和情形具体分析。

宜城荩忱中学教师舒辉娥与台湾学生互动 胡传林 摄

本案中,无论是黄某安宁状态明显存在被侵扰的风险,还是实际受到的网民侵扰,均是由于涉案网剧公开了涉案手机号码,且该号码被设定为剧中角色所有,激发了观剧网民的好奇心理所致。因此,被诉行为与黄某遭受的损害后果间有着必然联系,存在客观的因果关系。 

距离学校约十公里左右,绵绵十里长山是张自忠将军殉国之地。拾级而上,张自忠将军殉国纪念园位于山顶,巍峨高耸的纪念碑下,不少民众自发前来祭奠。在张自忠将军纪念碑前,20多名青年团员自发唱起革命歌曲,高亢嘹亮的歌声响彻云霄。

本案被告作为制片方,希望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为观众呈现完美的艺术效果是可以理解的,但选择恰当的艺术表达方式避免对他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侵害才是艺术表达的应有之意。

根据在案证据,第一,制作方在涉案网剧中使用涉案手机号码,未采取任何风险防范措施。虽然A公司主张拍摄时委托剧组人员购买了涉案手机号码,属于有权使用,但并无确实证据证明,黄某亦不予认可,法院对此不予确认。 

争议焦点: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侵害黄某隐私权 

第三,现有技术和艺术表达方式均能给制作方提供多种方法和选择,处理真实信息呈现的问题,以降低侵权风险,结合本案案情,有关处理方式简单易得,不会因此让制作方承担过高的制作成本。基于以上分析,制作方对涉案网剧画面使用涉案手机号码,未尽相应的注意义务,对可能存在的侵权风险持放任态度,主观上存在过错。  

在台北活动现场,相关院校师生40人参与此次活动。台北讲课教师、中国国民党台中市党部副主委、金门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副教授刘灯钟以《湖北战场在对日抗战中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为题,回顾了抗日战争时期湖北军民为民族救亡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与牺牲,表达了对民族英雄的缅怀敬仰之情。

A公司与B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黄某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和律师费1000元。 

鄂台师生中华文史教学交流活动湖北宜城现场 胡传林 摄

根据在案证据,从涉案手机号码被使用和公开的方式、范围等不难判断,黄某的私人生活安宁明显存在被陌生网民侵害的危险。实际上,黄某在该号码公开后就接连收到多个陌生来电和微信好友申请,彼时黄某正处于学习、工作相对繁忙的毕业前夕,短期内却受到多人较高频次的电话和微信侵扰,对其生活产生巨大负面影响可想而知。另外,制作方处理了授权网站的播出画面后,黄某仍有收到陌生网民的微信打扰,可见还存在被继续侵扰的潜在风险。上述侵扰情形,显然已超出黄某应当容忍的限度,破坏了黄某的安宁状态。

在湖北襄阳宜城市板桥镇,有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宜城荩忱中学。因为“荩忱”二字,使得这所普通中学又格外与众不同。

赵立坚说,关于韩飞龙案,我想重申,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机关依法办案,依法保障外国人在中国的合法权利。韩飞龙在刑罚执行期间已认罪悔罪,于2015年6月9日被释放。

台湾《湖北文献》社主编梅道冈表示,此次活动旨在教育两岸年轻人,不要忘记民族抗战的历史,继承抗战英烈未酬之壮志。

北京互联网法院介绍,黄某诉称,2019年11月5日开始,其不断收到骚扰电话和微信好友验证通知,严重扰乱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经过询问得知,该网剧二制作方未对涉案网剧中出现的手机号做画面处理,导致黄某实名认证的手机号出现在涉案网剧的第八集中。黄某认为该网剧二制作方泄露了其实名认证的手机号,以侵害其隐私权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该网剧二制作方向黄某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以及黄某因维权而支出的律师费1000元和因维权而产生的误工费1000元。

鄂台师生中华文史教学交流活动现场,湖北宜城学生提问 胡传林 摄

赵立坚表示,在此我想到的是,邓小平同志1982年会见撒切尔夫人时表示,香港回归祖国后,“马照跑、股照炒、舞照跳”。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一国两制”的根基将得到进一步巩固,香港广大市民的根本利益和民生福祉将得到更好的保障,香港社会将更加安定和谐,到时候“马跑得更欢,股炒得更热,舞跳得更好”。我们对香港的未来充满信心。

记者3日在宜城市荩忱中学教室里看到,两地老师精彩讲解引起了现场学生共鸣,虽然隔着屏幕,但是不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B公司辩称,其非涉案网剧的承制方,仅是该剧的出品方,未参与制作过程,对视频内容没有审查、监督义务。  

原告黄某:某网剧擅自公开其手机号码,侵害其隐私权

本案中,判断涉案网剧使用和公开涉案手机号码是否侵害黄某隐私权,应根据侵权责任构成的一般要件,即须具备加害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和主观过错四个方面要件具体考察:

此外,有记者问:关于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问题。英国政府称正考虑向相关护照持有者提供移民路径,中国驻英使馆已就此作出回应。外交部发言人有何评论?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也是张自忠将军壮烈殉国80周年。1940年4月,张自忠将军奉命率部与日军展开“枣宜会战”,浴血激战,血染沙场,壮烈殉国。张自忠,字荩忱,宜城为了纪念张自忠将军,将当地新街中学更名为荩忱中学。

他说,根据公开报道,持有BNO护照或可申请持有的中国公民约有300万人。英方在作出决定之前,最好要想一想,这些人如果都到了英国,就要享受和英国公民一样的工作、医疗及福利待遇。英国政府在作出最终决定之前,最好也要征求一下英国人民的意见,看看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完)

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隐私权作为一项基本民事权利,在立法导向和法律实施层面均呈现强化保护的趋势。在此背景下影视剧制作行业有必要强化公民权利保护的法律意识,进一步提高注意义务,遵循安全且必要的原则,避免因为行为不当,造成对他们私人生活安宁的侵扰。

社会各界自发到张自忠将军殉国纪念园开展祭奠活动 谢丛阳 摄

赵立坚回应称,我们对英国通讯管理局有关决定表示关切。这已经不是英方有关机构第一次针对中方媒体作出错误决定了,我们坚决反对其为中国媒体在英国开展正常新闻报道工作人为设置障碍。

“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时间会带给我们最终的答案。”赵立坚说。

法院经审理认定,被诉行为构成对黄某隐私权的侵害。

本案中,涉案网剧制作方在黄某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涉案手机号码用于剧中角色并公开在网络上,可能导致广大网民通过电话、社交应用软件等方式侵扰黄某,将黄某置于被侵扰的危险中,无论是否有陌生网民实际打扰,已违背了黄某不希望私人生活遭受他人侵扰的意愿,会使其陷入被侵扰的恐惧和压力,构成对其个人生活的侵扰性介入,涉及侵害其私生活领域内应有的安宁状态。 

第二届鄂台师生中华文史教学交流活动3日在此举行,海峡两岸百余名学子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同上文史课,共同缅怀先烈。

舒辉娥老师介绍,除了学校更名荩忱中学,1991年,在张自忠将军诞辰100周年暨殉国51周年之际,宜城市又在其牺牲地十里长山修建了张自忠将军纪念馆。此外,在襄阳老河口,至今还保留有抗日战争第五战区李宗仁长官司令部旧址,并建有李宗仁纪念馆。

以“共缅先烈 共谋复兴”为主题,鄂台两地共同举办了此次中华文史教学交流活动。

“弘扬荩忱精神,立志报效祖国。”校门口,12字的校训分刻在校门两侧。进入校内,金色的张自忠将军半身雕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说,我们再次敦促英方有关机构撤销错误决定,为中国媒体在英国开展正常新闻报道业务提供支持和便利。

第二,即便如A公司所言,制作方作为专业的影视剧制作单位,其有能力理解并判断一部影视剧从制作到播出的正常周期,然而从黄某现持有涉案手机号码的情况可知,A公司所称合法使用的期间明显短于涉案影片制作与播出的正常周期。 

两个小时的课程,同学们收获满满,感触良多。“今天的幸福生活不之不易,作为荩忱中学一名学生,更要继承先烈遗志,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青春力量。”听完两地老师的讲课,荩忱中学九(二)班学生邹毅感慨道。

赵立坚说,中国驻英国使馆已经对英方的表态作出了具体的回应,上周我也就这个问题多次表明了立场。

十里长山,英雄长眠。革命先烈不屈不挠的抗战精神,依然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华夏儿女,为民族复兴不懈奋斗。(完)

A公司辩称,涉案手机号码系在拍摄期间由剧组授权工作人员购买,并由剧组合法使用。其无侵权事实,更无侵权故意,主观上无过错。2019年11月8日,在发现该剧第八集中出现了手机号码后,公司立即对相关画面进行了模糊处理,并于2019年11月10日将处理后的视频资料传予视频平台方,在当日完成替换,主观上无过失。且黄某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网剧中出现手机号码与其隐私被侵害有关,更不能证明该行为扰乱其正常生活,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后果,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请求法院驳回黄某诉讼请求。

“老师,为铭记抗战历史,襄阳现在是否还保存有一些抗战纪念建筑?”讲课结束后,台湾学生率先提问。

宜城荩忱中学教师舒辉娥则以《回顾抗战历史,祭奠抗战英烈,弘扬抗战精神》为题,回顾了举国上下共同抗敌的历史。